夏廷毅谈:提高放疗地位,迫在眉睫!


       摘要:放疗是一直被国人忽略的一种重要的癌症治疗手段,随着技术水平的提升,以手术为主导的"漫漫治癌路"延续了100多年,越来越多的实例与数据证明,现代放疗能达到和手术一样的治疗效果,甚至在一些早期癌症方面放射治疗还具有独特的优势。

    刚刚在南京召开的全军第六届放射肿瘤治疗学术年会上,全军肿瘤放疗中心、全军放射肿瘤治疗学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空军总医院肿瘤放射治疗科主任夏廷毅出席了开幕仪式并且接受了点津信息的独家专访,深入畅谈了目前我国放射治疗的最新成果,同时也希望与广大医生和群众建立沟通的渠道,最大化将有关放射肿瘤治疗的一手资讯传递。


辩证的认识看待放疗和化疗



  手术、化疗、放疗常被大家称作治疗癌症的三驾马车。首先,需要先明确一下放疗和化疗两者之间的关系:


  放疗属于一种局部治疗,我们比较熟悉的伽马刀、X刀是通过无形的“射线刀”将肿瘤控制住,这个是放疗的特点。化疗是一种药物治疗,采用化学药物治疗才叫化疗,近年来非常广泛使用的靶向治疗也是药物治疗,但不属于化疗范畴。凡是通过口服、肌肉注射、静脉注射等形式来进行肿瘤治疗,特点是全身性的,不同于局部治疗。

 


放射治疗发展了100年,被人们认知很少,它的作用并不次于外科手术对于肿瘤的效果


  放疗在肿瘤治疗的过程中应用非常广泛。世界卫生组织WHO的数据显示,放疗可以治愈23%的恶性肿瘤,而手术治愈的癌症比率为25%,当然,有很多病例是多种手段综合治疗的结果。根据临床的统计,大约2/3的肿瘤病人在疾病的不同阶段都需要放射治疗。


  夏廷毅主任介绍到,放疗就是通过技术的发展,把强大的核能量聚焦到很小的范围,杀死癌细胞。这样的治疗方式,让肿瘤得到最大剂量的治疗,周围组织分摊的剂量最小,这就是放射聚焦式治疗,也叫放射消融式治疗,甚至可叫放射外科治疗。放疗的发展已经积累了将近一个世纪,是一种能量聚焦。放射治疗在整个肿瘤治疗发展的历程中发挥着非常重要作用。


  肿瘤治疗的过程中是不可避免会产生负作用的,那么在同样的肿瘤治疗当中,“同一个部位、同一个分期,放疗的副作用最小,风险最小。”夏廷毅主任向我们介绍道。在一些特殊案例中我们可以非常直观感受到放疗的不可替代性:年纪大的老年人的肿瘤治疗,就不能够运用手术或者是化疗的方式,但是放疗就可以解决治疗问题。因此,放射治疗在实质器官肿瘤治疗过程中并不次于外科,有的优于外科。

 

放疗的误区?不光百姓有,医生也普遍存在


  放疗是一种特殊性的治疗技术。相比传统的外科治疗例如开刀,放射治疗是运用特殊的设备,由受过专业实践培训的专业医生/技师/护士等团队来完成。实际上不仅公众对于放射治疗不是很了解,非放射治疗相关医务工作者对放疗也不是十分了解。


  目前医学界对于放疗的教育存在一个空白。只有专业放疗医生才真正理解放疗,据统计,只有1万多放疗专业医生真正了解放疗,而剩下的500万医生并不了解放疗。可见,真正了解放疗的医生群体只占整个医生群体的0.2%左右,这个数字比例实在是太小了。


  在我国医疗事业的发展中,医院、医生、厂商之间会被老百姓不自然的联系到一起,因此导致药物治疗在中国“过渡流行”。患者可以直接去选择药物,医生又可以直接开处方药,而医院直接卖药,虽然这样三者间的畸形关系正在一步一步被改善,但这还需要一个过程。


  行成鲜明对比的是,放疗设备的投入使用是10年购一次,对放疗设备的宣传往往仅限于相关放疗医生之间,向患者宣传的力度不大。在实际的操作过程中难免导致很多患者对放射治疗的认识推进相对缓慢。再加上放疗的社会宣传还属于一个空白,所以几十年的积累造成了巨大的信息空缺。


放疗具有肿瘤治疗的独特性和不可替代性

夏廷毅主任用鼻咽癌的治疗历史来举例:鼻咽癌的治疗,近年来可以把5年生存率从几十年前的15%提升到75%,这个改变是有目共睹的。在几十年前的鼻咽癌治疗过程中医生就发现这个治疗是不适宜开刀的,于是只能选择放疗来治疗鼻咽癌。


夏主任提到目前世界上最先进的肿瘤放疗设备——TOMO放射治疗系统。作为3D影像引导旋转调强的代表,其最大的优势就在于“高适形、高调强、低损伤”,即使相邻1—2cm近的组织器官,也可产生自定义的适形剂量分布,而周围正常组织的剂量陡降。经过几十年不断的技术进展、方法的改进、剂量聚焦的优势、正常组织的保护等等,已经有了显著地成果。目前没有任何一种其他手段有如此进步效率,这就证明了放疗的特殊性和不可替代性。 


只有提高放疗的学科地位 才能使更多肿瘤患者获益

  据夏廷毅主任介绍到,一开始精准治疗就是放射治疗发展的目标,由于技术的限制,起步阶段还不能达到,但是随着技术的提升,我们正在不断努力前进。目前从设备制造、人员培训、质量控制等方面综合提升业务水平,目前放射治疗的质量控制在所有医学治疗的对比中是最高的。我国近20年来放疗事业发展还是非常迅速的,目前我国的鼻咽癌治疗的效果已经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但是,放射治疗的学科地位还没有摆正,跟国际领先的技术还存在差距。夏廷毅主任补充到,肝癌是我国癌症的一个显著案例,肝癌接受放疗的比例不到1.6%,能开刀就开刀,首选根本不是放射性治疗,如果把这个比例提高到30%我们就可以跻身世界第一。


  这就要求我们全面认知放疗的手段,放射治疗虽然发源于西方医学,但是如果能够在中国发扬光大,提高临床的使用率,才能有助于我国跻身世界放疗前列。当然,要改变我国目前的状况已经不是科学家能够改变的,是需要政策方面的倾斜来实现。放疗应用从一个简单的专业学术问题,已经上升到国家的战略思维问题。



  结语:放疗的发展在我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只有准确的认识放疗,了解放疗,才能在临床应用中合理运用放射治疗造福百姓,这需要政府、医院、百姓的共同推动和努力!提高放疗在癌症治疗中的地位,迫在眉睫!


文章来源:转自《点津放疗》